沅雨

所谓跨年

新的一年。。。吧

对我而言,跨年真的不是什么特别重要有意义的日子,不过是睡一觉,过去了。

很少想去总结这一年,有什么可说的呢?

不过是前路茫茫,友人渐远。

不提也罢

我只想将命运握在自己手里

登上更高的平台,看更远的风景

呐 放开一点吧

我知道  你可以的

还有约定啊

若隐若现的线会牵引着我走下去啊

他们算什么

尘埃吧 蝼蚁吧

不值去想


2019,拭目以待


旧梦

我曾经无数次梦见和你一起走在江南的雨巷,湿润的青石板路,雨滴答滴答落在池塘里,泛起涟漪。

你从万山云雾中走来,轻轻看了我一眼,并肩而行。

我记得旧棋盘,记得对弈输赢几许,记得淅淅沥沥的雨,记得我行至山穷水绝处回眸仍能望见你。

可,不知何时,你我不再并肩。

你是大山深处的云雾,捉摸不住。

也许你还在,一直都在。

也许你从来都不在,一切都只是我的一个梦。

现在梦醒了。

仅此而已